平特肖心水论

信任是國際關系中最好的黏合劑

2019-04-12
12 2019-04

09:37

分享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馬麗

  3月26日,習近平主席在法國巴黎舉行的中法全球治理論壇閉幕式上發表了題為《為建設更加美好的地球家園貢獻智慧和力量》的重要講話。他指出,面對嚴峻的全球性挑戰,面對人類發展在十字路口何去何從的抉擇,各國應該有以天下為己任的擔當精神,積極做行動派、不做觀望者,共同努力把人類前途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要堅持公正合理,破解治理赤字;堅持互商互諒,破解信任赤字;堅持同舟共濟,破解和平赤字;堅持互利共贏,破解發展赤字。習近平主席兩年前在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演講中曾指出,“和平赤字、發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擺在全人類面前的嚴峻挑戰。這是我一直思考的問題”。習近平主席此次在中法全球治理論壇閉幕式首提“信任赤字”,指出“信任是國際關系中最好的黏合劑”,反映出他對國際關系現狀和人類發展面臨問題思考的深化和認識的升華。

  “信任”屬于社會學和心理學的概念。信任的概念因其抽象性和結構復雜性,在不同領域的定義不盡相同,但是達成共識的觀點是:信任是涉及交易或交換關系的基礎。美國學者查爾斯·蒂利對信任的定義具有一定代表性。他認為,信任是把利害攸關之事置于他人的失信、失誤或失敗的風險之中,而信任關系則意味著常規化地承擔了這種風險。“赤字”屬于經濟學的概念,多用于財政,意思是在經濟活動中支出多余收入的差額數字在記賬時一般用紅筆寫,因此得名“赤字”。“信任”和“赤字”這兩個概念合在一起形象生動地反映出當前國際關系中國家與國家之間、民族與民族之間、文明與文明之間缺乏信任的現狀。

  國際關系理論認為,信任是群體合作的基礎,信任在國家間關系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是決定國家之間選擇合作還是競爭甚至沖突的關鍵因素。西方國際關系理論中現實主義、自由制度主義和建構主義三大主流范式對信任問題均有所論述。現實主義認為,國際系統的基本結構特征是無政府狀態,不存在合法的集中控制力量。國家作為自助的行為體,始終以追求安全為首要目標,權力是維護國家安全的基本手段。國家間相互依賴的加深,并沒有使信任變得容易產生。信任并不能從均勢體系中培育出來,合作也未改變國際關系沖突的本質。自由制度主義也承認在無政府狀態的國際社會中,國家間的信任難以產生,但如果建立能夠改善信息不暢、增加透明度的國際制度,會有效地促進信任產生。自由制度主義認為制度是國家間合作的橋梁,制度可以培育信任,降低交往成本,減少沖突發生。建構主義認為,信任是和國家的身份定位聯系在一起的。國家的身份是由內在和外在結構建構而成的。內在結構同國家政權組織形式關聯,外在結構則是“共有觀念”,是一種政治文化環境。“共有觀念”確定國家之間的敵友身份,如果“共有觀念”建構了行為體之間敵人的身份,那么相互信任就是困難的。如果“共有觀念”建構了行為體之間的朋友身份,會導致一種建立在相互信任基礎上的“安全共同體”產生。

  回顧國際關系史,法國和德國作為歐洲大陸兩個大國,曾是千年世仇。據歷史學家統計,雙方一共打了200多場戰爭,其中大戰23場,平均50年打一場大戰。從1870年到1945年,法德之間就爆發了三次大戰,巴黎兩度被德國占領,兩國積怨之深可想而知。二戰后,兩國從各自的根本利益和雙方的共同利益出發,成功實現和解與合作并建立起密切的盟友關系,創造了外交史上的奇跡,也給了我們一些有價值的啟示。如果說共同的利益需求、共同價值認同是法德兩國和解與合作的催化劑,那么兩國人民,特別是領導人的高超智慧、非凡膽識和由衷誠意則為法德超越世仇,實現和解合作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離開了信任這個黏合劑法德兩國的和解與合作根本無從談起。

  東南亞地區具有復雜的地理環境與歷史背景,處在多元分歧的政治與人文環境之中,國家之間存在著復雜的歷史恩怨、領土爭端、國家實力不對稱、宗教信仰和經濟發展水平差異等問題。東南亞地區存在的多重安全困境,促使東南亞國家認識到有必要建立相互信任措施,減弱甚至消除國家和地區間的安全困境。1994年成立的東盟地區論壇(ARF)是亞太地區唯一正式的、官方的多邊安全對話機制,旨在加強對話與協商,促進亞太地區國家間構建信任,推動亞太地區維持穩定與和平,為東南亞地區和平發展提供安全環境保障。東盟成立50多年和東盟地區論壇成立25年來的發展和實踐表明,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不同種族、不同社會制度和不同發展程度的國家可以實現和平共處,創造出東盟奇跡,在此過程中信任所發揮的黏合劑作用不可或缺。

  中國人歷來講究“信”。兩千多年前,孔子就說:“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習近平主席指出,信任是人與人關系的基礎、國與國交往的前提。中國不僅是推動國際關系中信任構建的倡議者,更是積極的踐行者。從新中國成立不久與印度、緬甸等國在解決邊界等歷史遺留問題過程中共同倡導提出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到冷戰結束后與俄羅斯及中亞國家簽署關于在邊境地區加強軍事領域信任和相互裁減軍事力量的協定,促成上海合作組織的誕生,在朝核問題等地區熱點問題上積極斡旋,發揮建設性作用,再到“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和穩步推進,這一系列原則、機制、方案和倡議為推動國際關系中信任構建提供了實踐平臺和現實路徑。無論是作為國際關系公認準則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還是“互信、互利、平等、協商、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發展”的“上海精神”、“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絲路精神”,它們與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傳統和新中國獨立自主和平外交的優良傳統一脈相承,它們的形成與發展同樣離不開信任在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不同文明之間發揮的黏合劑作用。

  當前,國際競爭摩擦呈上升之勢,地緣博弈色彩明顯加重,國際社會信任和合作受到侵蝕。信任的風險性和稀缺性愈發凸顯其寶貴性,也決定了國際關系中信任的構建將是一個復雜艱巨和逐步累積的過程,非一朝一夕能夠實現,需要各方相向而行,為之付出長期不懈的努力。我們對此既要有充分的信心,也要有足夠的耐心。習近平主席高屋建瓴地提出了破解“信任赤字”的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他強調,各國之間要堅持互商互諒,破解信任赤字。要把互尊互信挺在前頭,把對話協商利用起來,堅持求同存異、聚同化異,通過坦誠深入的對話溝通,增進戰略互信,減少相互猜疑。要堅持正確義利觀,以義為先、義利兼顧,構建命運與共的全球伙伴關系。要加強不同文明交流對話,加深相互理解和彼此認同,讓各國人民相知相親、互信互敬,以文明交流互鑒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讓信任真正成為國際關系中最好的黏合劑。

(網絡編輯:金秋)

 

平特肖心水论 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中国福利彩15选5走势图 360彩票全国开奖结果 北京现场赛车开奖网站 广西怏乐双彩开奖结果 体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pc预测软件幸运28 黑龙江选号 彩票投注APP 老时时历史开奖360票